金瑞矿业(600714.CN)

新股前瞻|开工1年一举扭亏,花岗岩“采矿工”金瑞矿业二度冲刺港股IPO

时间:21-05-17 17:10    来源:智通财经

随着大湾区内城市化进程的加快,民生工程的建设、新型城镇化和城市更新工程的推进,建筑业持续保持增长的趋势。当建材市场需求出现较大改善,产业链上相关企业开始陆续叩响资本市场的大门。

日前,金瑞矿业(600714)控股有限公司Jinrui Minerals Holdings

Limited(以下简称“金瑞矿业控股”)再度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拟香港主板上市。国金证券为其独家保荐人。

此金瑞非彼金瑞,为花岗岩开采商

巧的是,在A股也有家金瑞矿业,但此H股金瑞矿业控股非彼金瑞矿业。

智通财经APP了解到,此次二度冲刺港交所的金瑞矿业和A股的金瑞矿业(600714.SH)简称同名,却并不是同一家企业,后者全称为“青海金瑞矿业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主营业务是碳酸锶系列产品的研究、生产和销售。

当前正在冲刺港股IPO的金瑞矿业则是来自于中国广东省西部的花岗石集料生产商,其主要产品为自阳江矿场(位于中国广东省阳西县程村镇(距中国广东省阳江市西南约20公里)的露天花岗石矿场)开采及提取的花岗石集料。

image.png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就2018年获准产能及采矿权期限而言,公司是广东省西部最大的花岗石采石场,采矿权期限也为最长。公司就阳江矿场持有一项采矿许可证,有效期为20.5年。

公司于2018年4月10日自中国阳江市国土资源局取得该许可证,有效期至2038年9月10日止,许可采矿面积约0.407平方公里,获准最高产量为每年90万立方米。

而根据公司披露,阳江矿场分为两个开发阶段。第一个开发阶段已获批,面积为0.1537平方公里,第二个开发阶段则为余下面积0.2533平方米。除沙塘村一项物业的林地使用同意书(中国法律顾问认为取得同意书不会有重大困难)外,公司已取得阳江矿场两期开发所需的批准。估计两个开发阶段共约需17年完成,公司将于第一个开发阶段完成后开始阳江矿场的第二个开发阶段约。阳江矿场的资源量涵盖两个开发阶段。

根据独立技术报告,按JORC准则,截至2021年3月31日,阳江矿场高于海拔30米的估计资源量为采矿许可证范围内的资源量,包括控制资源量1946.1万立方米及推断资源量156.8万立方米。

自2018至2020年,阳江矿场主要处于施工状态,直至公司于2019年3月开始试生产才产生收入。近两年内,公司已分别生产41.2万立方米及83.7万立方米的花岗石集料。公司计划于2022年开始商业生产并预计将产能由2021年的90万立方米增加至2023年的2,00万立方米。

从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能够看到,公司深度依赖于粤港澳大湾区及其邻近地区(包括公司经营所在地中国广东省西部)的协作、协同及合作发展。事实上,大湾区的发展促进了各种基础设施项目(如虎门三桥、广湛高铁)的建设。而在未来五年,阳江市人民政府已承办超过100项大型基建项目。此外,城市发展的巨大市场需求导致石粉短缺,因而导致对作为替换材料的机制砂的需求增加。

在中国广东省持续的城市化及建筑楼宇发展推动下,广东省花岗石集料产量从2014年的8020万吨增加至2019年的1.14亿吨,复合年增长率为7.3%,广东省西部的花岗石集料公司,及阳江市人民政府承办多项基建项目,使公司能以较低运输成本于较短时间内向客户交付产品,从而把握建材市场的增长机遇。

收入来源单一,抗风险能力需增强

财务数据方面,由于公司2018年开始搭建开采业务,直至2019年3月开始试生产,因此2018年的收益为零,2019年及2020年两个财年分别录得收益5490万元及1.533亿元(人民币,单位下同)。

当生产走上正轨,金瑞矿业一改前两个财年净亏损的态势,2020年录得净利润3379.1万元,公司称,净利润是由于自2019年10月增加生产以满足客户需求且公司主要产品2020财政年度的平均售价较2019年财政年度增加。

同时,公司2019、2020年的毛利率分别约为32.8%及43.5%,2020财年毛利率上升主要由于售价上升及平均生产成本下降。由细分产品结构能够看到,2020年内,公司的主要产品(包括1-2花岗石集料、1-3花岗石集料、石粉及其他石料)的售价较2019财政年度有所上升,并为公司贡献绝大部分收益。

image.png

值得注意的是,公司的流动负债净额由2019年约9000万元大幅改善至2020年约5720万元,主要是由于现金及银行结余增加约550万元;应计费用及其他应付款项减少约1900万元;及合约负债减少约2180万元。在2020年首度盈利之后,公司便向股东派息约720万元,因此负债中部分被应付股东款项的增加及应付税项增加约270万元所抵销。

尽管2020年的业绩和财务结构改善方面较以往有飞越式的增长,但从业务发展的角度来看,阳江矿场是金瑞矿业唯一的采矿项目,在短期内,预期阳江矿场是金瑞矿业唯一经营的矿山,亦是其绝大部分经营收入及现金流量的来源。

由于金瑞矿业地处广东省西部,主要直接将产品售予阳江地区的混凝土搅拌站及混凝土产品生产商,故公司依赖于阳江地区的客户,收入结构比较单一。招股书显示,公司已与合共12名客户订立13份具法律约束力且仍然有效的销售合同。根据销售合同,客户一般已承诺产品每年最低或预计采购量,而倘若客户业务量减少可能会降低对产品的采购订单,抗风险能力较弱。

不得不提到的是,由于工程项目对于成本项相对较为敏感,金瑞矿业的主营花岗岩为建筑工程的上游材料,其售价也跟随市场价格有所波动。因此建筑材料供应及成本变动也将成为公司下游客户采购的重要考量因素。

综合来看,在市场竞争中,金瑞矿业对下游的议价能力未见特别出众的趋势,而所在行业也并未有特别吸引,财务状况深受客户和未来售价变动的影响。公司的业务结构较为单一,成长性稍显不足。